选择字号: 特大     
选择背景颜色:

第266章 巧施反间计

本章节来自于 三国之北境之王 http://www.lishu123.com/145/145082/
    马腾、韩遂围攻长安的兵马退了,和李傕不一条心的樊稠被杀掉了,而与樊稠过往甚密的张济,也被李傕、郭汜等人打发去了弘农。

    别看汉献帝被韩湛劫走了,但文武百官依旧在长安。李傕等张济带着兵马离开后,立即召开朝会,当众宣布:“马腾、韩遂领兵来犯,社稷危在旦夕,是吾与郭汜二人率兵打败了西凉叛军。如此功劳,众卿家以为该如此封赏啊?”

    下面站着的朝臣,听到李傕这么说,都面面相觑,不知该如何应答。李别从武将的队列中大步走出,把左手从剑柄上移开,抱拳躬身施礼,说道:“叔父和郭将军劳苦功高,理应加官进爵。”

    太尉杨彪见李傕、郭汜等人都是带剑上殿,知道如果今天的事情不能让他们满意的话,就有无数人会人头落地,便连忙出列,问对面尔等李别:“不知李少将军觉得该如此封赏呢?”

    “吾家叔父晋大司马,郭将军晋大将军。”李别说完后,将左手放在了剑柄上,环顾殿内,提高嗓门问道:“不知朝中有何人不服?”

    朝中文武百官都知道李傕刚杀了樊稠,心里惧怕,因此听到李别这么说,谁也不敢接话,深怕给自己招来杀身之祸。

    李别见没人说话,刷地一声拔出了宝剑,指着众文武说:“尔等为何不言语,莫非觉得吾家叔父不配担当此职吗?”

    “别儿,休得无礼,还不快快退下。”李傕喝退了李别后,假模假样地对百官说道:“诸位,舍侄年幼不懂事,若有什么冒犯之处,李某在此代他向大家赔礼了。”

    别看李傕说得冠冕堂皇,但杨彪的心里哪里还不明白,这是两人在唱双簧。他知道,假如今天众文武不同意两人自领这个职务的话,恐怕不少人就会血溅当场。想到这里,他连忙朝李傕拱了拱手,说道:“李将军劳苦功高,担任大司马一职,乃是众望所归。郭将军的才能,也能胜任大将军一职。我等决无异议!”

    听到杨彪这么说,下面的文武哪里还不明白,这是在给他们台阶,连忙附和道:“杨太尉所言极是,李将军理应担任大司马一职,郭将军也应即可极大将军位。”

    大司农朱儁从队列中走出,对李傕、郭汜说道:“若是两位将军不弃,老夫愿意起草诏书,将此事昭告天下。”

    李傕、郭汜等人在朝堂上唱戏,就是想让自己担任的新职务变得顺理成章,听到朱儁愿意配合自己,不由喜出望外,连忙吩咐人准备文房四宝,就在朝堂上匆忙起草了一份诏书,并命内侍取来了汉献帝留下的玉玺,在上面盖了一个大印。

    散朝之后,朱儁在经过杨彪身边时,低声对他说:“杨太尉,若是晚上有空闲,可否到老夫的府邸一叙?”

    杨彪听后点了点头,回答道:“老夫求之不得。”

    天黑之后,杨彪乘车来到了朱儁的府邸。朱府的管家等在门口,见是杨彪的马车到了,连忙上前迎接。

    杨彪从车里下来,见朱儁没有在府外迎接,心中隐隐有些不快,便问扶着自己下马车的管家:“老管家,你家老爷现在何处?”

    “正在会客厅里会客。”管家恭恭敬敬地回答说:“请杨太尉移驾到会客厅,老爷在那里等您。”

    听说朱儁是因为在接见客人,而无暇出来迎接自己,不禁引起了杨彪的好奇心。他迈着大步走进了朱府的大门,并在管家的引导下,来到了会客厅。

    一走进会客厅,他看到除了朱儁外,还有两位二十多岁的年轻人。众人一见到杨彪,都纷纷站起身。朱儁起身相迎,笑着说:“文先,你来了!来来来,老夫为你引见两位后进新人。”他指着身边的两位年轻人,对杨彪说道:“这位是徐庶徐元直,旁边那位是石韬石广元,都是冀州牧、漳水亭侯韩湛的手下。”

    看到徐庶和石韬躬身朝自己施礼,杨彪只是抬手拱了拱,权当是还礼了。他在朱儁的下首坐定后,有些好奇地问:“二位先生既然都是韩冀州的属下,不好好地待在冀州,跑到京师来坐什么?”

    见杨彪对自己和石广元心保持着警惕,徐庶冲他淡淡一笑,随后说道:“杨太尉,我们乃是奉旨而来!”

    听到徐庶说奉旨而来,刚刚坐下的杨彪猛地站了起来,吃惊地问:“你说你奉旨而来,奉谁的旨意?”

    “还能有谁,当然当今圣上。”徐庶说着,从袍袖里取出一个卷轴,双手捧着递给了杨彪,口里说道:“此乃当今身上的密旨,请太尉和大司农过目。”

    杨彪听说徐庶捧的乃是圣旨,当时就要跪下,但却被徐庶制止了:“杨太尉不必多礼,圣上说了,这道圣旨你可以站着接。”

    杨彪慌忙接过了徐庶手里的圣旨,展开后快速的浏览上面的内容。虽说没有圣旨上没有盖玉玺,但杨彪对汉献帝的字体再熟悉不过,他一眼就看出是汉献帝亲笔所书,绝非旁人所代笔。

    他看完圣旨后,递给了朱儁,然后望着徐庶问:“元直,既然圣上让我等信任你,并全力配合你对李郭等人施反间计,不知你打算怎么做?”

    虽说在韩湛给徐庶的书信里,已经写下了施展反间计的详细过程,但徐庶听到杨彪的这个问题后,却没有立即将这个计划和盘托出,而是反问道:“不知道杨太尉可有什么妙计?”

    杨彪听徐庶这么问,没有立即回答,而是扭头望着正在看圣旨的朱儁,问道:“公伟,你看我们该如何施展反间计?”

    朱儁看完圣旨后,放在自己面前的桌案上,望着杨彪说道:“文先,你足智多谋,我看此事还是你来拿主意吧。”

    杨彪捻着胡须想了一阵,开口说道:“吾有一计,先令二贼自相残害,然后请韩冀州引兵杀之,扫清贼党,以安朝廷。”

    朱儁听杨彪这么一说,顿时眼前一亮,连忙追问道:“计将安出?”

    杨彪的目光从众人身上一一扫过之后,继续说道:“吾闻郭汜之妻最妒,可令人于汜妻处用反间计,则二贼自相害矣。”

    马腾、韩遂围攻长安的兵马退了,和李傕不一条心的樊稠被杀掉了,而与樊稠过往甚密的张济,也被李傕、郭汜等人打发去了弘农。

    别看汉献帝被韩湛劫走了,但文武百官依旧在长安。李傕等张济带着兵马离开后,立即召开朝会,当众宣布:“马腾、韩遂领兵来犯,社稷危在旦夕,是吾与郭汜二人率兵打败了西凉叛军。如此功劳,众卿家以为该如此封赏啊?”

    下面站着的朝臣,听到李傕这么说,都面面相觑,不知该如何应答。李别从武将的队列中大步走出,把左手从剑柄上移开,抱拳躬身施礼,说道:“叔父和郭将军劳苦功高,理应加官进爵。”

    太尉杨彪见李傕、郭汜等人都是带剑上殿,知道如果今天的事情不能让他们满意的话,就有无数人会人头落地,便连忙出列,问对面尔等李别:“不知李少将军觉得该如此封赏呢?”

    “吾家叔父晋大司马,郭将军晋大将军。”李别说完后,将左手放在了剑柄上,环顾殿内,提高嗓门问道:“不知朝中有何人不服?”

    朝中文武百官都知道李傕刚杀了樊稠,心里惧怕,因此听到李别这么说,谁也不敢接话,深怕给自己招来杀身之祸。

    李别见没人说话,刷地一声拔出了宝剑,指着众文武说:“尔等为何不言语,莫非觉得吾家叔父不配担当此职吗?”

    “别儿,休得无礼,还不快快退下。”李傕喝退了李别后,假模假样地对百官说道:“诸位,舍侄年幼不懂事,若有什么冒犯之处,李某在此代他向大家赔礼了。”

    别看李傕说得冠冕堂皇,但杨彪的心里哪里还不明白,这是两人在唱双簧。他知道,假如今天众文武不同意两人自领这个职务的话,恐怕不少人就会血溅当场。想到这里,他连忙朝李傕拱了拱手,说道:“李将军劳苦功高,担任大司马一职,乃是众望所归。郭将军的才能,也能胜任大将军一职。我等决无异议!”

    听到杨彪这么说,下面的文武哪里还不明白,这是在给他们台阶,连忙附和道:“杨太尉所言极是,李将军理应担任大司马一职,郭将军也应即可极大将军位。”

    大司农朱儁从队列中走出,对李傕、郭汜说道:“若是两位将军不弃,老夫愿意起草诏书,将此事昭告天下。”

    李傕、郭汜等人在朝堂上唱戏,就是想让自己担任的新职务变得顺理成章,听到朱儁愿意配合自己,不由喜出望外,连忙吩咐人准备文房四宝,就在朝堂上匆忙起草了一份诏书,并命内侍取来了汉献帝留下的玉玺,在上面盖了一个大印。

    散朝之后,朱儁在经过杨彪身边时,低声对他说:“杨太尉,若是晚上有空闲,可否到老夫的府邸一叙?”

    杨彪听后点了点头,回答道:“老夫求之不得。”

    天黑之后,杨彪乘车来到了朱儁的府邸。朱府的管家等在门口,见是杨彪的马车到了,连忙上前迎接。

    杨彪从车里下来,见朱儁没有在府外迎接,心中隐隐有些不快,便问扶着自己下马车的管家:“老管家,你家老爷现在何处?”

    “正在会客厅里会客。”管家恭恭敬敬地回答说:“请杨太尉移驾到会客厅,老爷在那里等您。”

    听说朱儁是因为在接见客人,而无暇出来迎接自己,不禁引起了杨彪的好奇心。他迈着大步走进了朱府的大门,并在管家的引导下,来到了会客厅。

    一走进会客厅,他看到除了朱儁外,还有两位二十多岁的年轻人。众人一见到杨彪,都纷纷站起身。朱儁起身相迎,笑着说:“文先,你来了!来来来,老夫为你引见两位后进新人。”他指着身边的两位年轻人,对杨彪说道:“这位是徐庶徐元直,旁边那位是石韬石广元,都是冀州牧、漳水亭侯韩湛的手下。”

    看到徐庶和石韬躬身朝自己施礼,杨彪只是抬手拱了拱,权当是还礼了。他在朱儁的下首坐定后,有些好奇地问:“二位先生既然都是韩冀州的属下,不好好地待在冀州,跑到京师来坐什么?”

    见杨彪对自己和石广元心保持着警惕,徐庶冲他淡淡一笑,随后说道:“杨太尉,我们乃是奉旨而来!”

    听到徐庶说奉旨而来,刚刚坐下的杨彪猛地站了起来,吃惊地问:“你说你奉旨而来,奉谁的旨意?”

    “还能有谁,当然当今圣上。”徐庶说着,从袍袖里取出一个卷轴,双手捧着递给了杨彪,口里说道:“此乃当今身上的密旨,请太尉和大司农过目。”

    杨彪听说徐庶捧的乃是圣旨,当时就要跪下,但却被徐庶制止了:“杨太尉不必多礼,圣上说了,这道圣旨你可以站着接。”

    杨彪慌忙接过了徐庶手里的圣旨,展开后快速的浏览上面的内容。虽说没有圣旨上没有盖玉玺,但杨彪对汉献帝的字体再熟悉不过,他一眼就看出是汉献帝亲笔所书,绝非旁人所代笔。

    他看完圣旨后,递给了朱儁,然后望着徐庶问:“元直,既然圣上让我等信任你,并全力配合你对李郭等人施反间计,不知你打算怎么做?”

    虽说在韩湛给徐庶的书信里,已经写下了施展反间计的详细过程,但徐庶听到杨彪的这个问题后,却没有立即将这个计划和盘托出,而是反问道:“不知道杨太尉可有什么妙计?”

    杨彪听徐庶这么问,没有立即回答,而是扭头望着正在看圣旨的朱儁,问道:“公伟,你看我们该如何施展反间计?”

    ”杨彪听徐庶这么问,没有立即回答,而是扭头望着正在看圣旨的朱儁,问道:“公伟,你看我们该如何施展反间计?” (梨树文学http://www.lishu123.com)

(快捷键:←) 上一章   回目录   下一章 (快捷键:→)

红场唐人的小说三国之北境之王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,不代表网站立场,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,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!
三国之北境之王最新章节三国之北境之王全文阅读三国之北境之王5200三国之北境之王无弹窗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。版权归作者红场唐人所有。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,请联系我们,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。谢谢!
梨树文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