选择字号: 特大     
选择背景颜色:

第100章 真相逐渐浮出水面

本章节来自于 甜蜜暴击:我的恋爱时光 http://www.lishu123.com/144/144814/
    蒋成诩从孟家娴的口中得知津津出了车祸,但他对于车祸的细节并不了解,此刻,一见到孩子这么可怜,他立即明白了,情况严重。

    “津津不哭,爸爸马上就飞过去看你,好不好?”

    毕竟是从一出生就带到这么大的,看着津津哭得那么惨,上气不接下气,蒋成诩顿时心如刀绞。

    如果何斯迦母子过得一切都好,或许,他的心里还不会那么愧疚。

    如今一见到津津出事,还很严重,蒋成诩再也按捺不住了。

    一听这话,何斯迦想也不想地一把夺过手机,大声对蒋成诩说道:“你不要过来!他已经脱离危险了,我能照顾好他!”

    她不想再跟蒋家或者孟家有任何瓜葛了,说不清道不明,对谁都不好。

    蒋成诩和孟家娴结婚那天,那些人投射过来的各种意味不明的目光,已经令何斯迦终生难忘。

    如果可以的话,她再也不想和蒋成诩单独联系。

    或许,等津津长大一些,自己可以跟孩子把道理讲清楚,让他明白,以后不要再找爸爸了,因为蒋成诩还有其他的身份,也会有其他的孩子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何斯迦的语气更加冰冷:“我没有开玩笑,就算你来了,我也不会让你见津津的。”

    她心疼孩子,但也不想妥协。

    无奈之下,蒋成诩只好回答道:“好,那我不去,你让我跟津津视频一会儿,行吗?”

    听着他充满哀求的话语,何斯迦只好又把手机拿到了津津的面前,让他们二人能够说上几句话。

    可惜津津说不上几句话就累了,受药物影响,他开始犯困,上下眼皮直打架。

    “睡吧,睡着了就不疼了。”

    何斯迦抽走手机,柔声对津津说道,哄他入睡。

    见状,傅锦行接过手机,走出了病房,他来到走廊上,跟蒋成诩继续通话。

    “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?傅锦行,你要是有什么怨气冲我来,何必跟一个孩子过不去?津津在我身边这么久,从来没有出过这么大的事情,怎么刚到你那里,他就差一点儿小命不保了?别跟我说,这件事和你没关系!”

    既然何斯迦和津津不在旁边,蒋成诩的语气自然不会太好,他固执地认为,孩子遭遇车祸,一定就是傅锦行在拿他撒气。

    “注意你的言辞,我还没有恶心到迁怒于孩子!”

    傅锦行显然也怒了。

    他还有好几笔账没和蒋成诩好好算一算呢,没想到,姓蒋的居然倒打一耙,恶人先告状!

    “哼,谅你也不敢!你如果真的那么做了,我不会放过你的!不要以为傅氏真的能够一手遮天,别人或许不清楚,但我却早有耳闻,傅氏一族的内忧外患一大堆,你这个总裁的位置坐得也不是太稳!”

    蒋成诩冷哼一声,充满把握地说道。

    其实,他的话是真的。

    要不是因为这一点,梅斓也不会巴心巴肝地拼命想让傅锦行和段芙光联姻,她正是看中了段家的实力,觉得可以强强联合,对傅家有好处。

    “蒋成诩,你这是在威胁我吗?”

    傅锦行怒极反笑,而且,他还笑出声来了。

    见他不生气,蒋成诩似乎有些摸不着头脑了,他沉默了几秒钟,不知道要如何应答。

    倒是傅锦行主动问道:“我很好奇,你处心积虑地把何斯迦留在你的身边,到底想要做什么?你故意编造了你们是男女朋友的假身份,还百般阻止她去寻找自己的家人,让她在一个完全陌生的环境里只能依赖你,你究竟安的是什么心?”

    他想不通,蒋成诩不缺钱,更不缺女人,然而他的种种行为却透着一股说不出来的古怪。

    “和你有什么关系!”

    意识到傅锦行已经知道了很多秘密,蒋成诩的脸色也变得非常难看。

    他咬紧牙关,怒吼了一声:“你已经得到她了,还想怎么样?”

    傅锦行砸了咂嘴:“你好像在恼羞成怒。”

    手机里传来了蒋成诩略显粗重的呼吸声,傅锦行知道,那是他在生气。

    可对方越是生气,他就越是暗爽。

    “这是我的事情,和你无关!”

    蒋成诩自然不会轻易交出实底,在他看来,只要傅锦行还不知道,那么自己就永远保留着翻盘的机会。

    “那好,既然这个话题令你心生抗拒,我们就换一个好了。”

    傅锦行扬了扬嘴角,再一次抛出一个*:“津津是谁的孩子?”

    那边的呼吸声一下子停止了。

    一听到这句话,蒋成诩下意识地屏住了自己的呼吸,连他自己都没有发觉。

    等到感觉到呼吸困难,他才艰难地吐了一口气:“你在说什么,我听不懂你的话!”

    蒋成诩色厉内荏的语气更加证明了他的心虚,傅锦行摇了摇头,轻笑道:“听不懂就最好了,可惜你的反应已经出卖了你。”

    说完这句话,他直接结束了二人的通话。

    刚一转身,傅锦行就看见了站在自己身后不远处的何斯迦。

    他皱了皱眉头:“津津睡了?”

    她轻轻地点了一下头,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走出来的。

    “不管你相不相信,我从来也没有怀疑过津津不是蒋成诩的孩子,如果不是你告诉我,我其实一直都不知道他是型血。事实上,我压根都没有考虑过这个问题”

    何斯迦有些语无伦次地解释着。

    她从醒过来的那一瞬间,就被告知,蒋成诩是自己的男朋友,她肚子里的孩子自然也是他的。

    对于一个失忆的女人来说,谁会无缘无故怀疑这种事呢?

    傅锦行点了点头:“我相信你。”

    如果她早就知道孩子是他的,说不定早就带着孩子跑了,连大带小一起脚底抹油,离中海越远越好,不可能还傻傻地送上门来。

    更不要说,同意让孩子在他的家里住下来了。

    他的话令何斯迦紧张的脸色稍有缓解,她抿了抿嘴唇,眼底闪过一丝微光:“蒋成诩怎么说?”

    “什么也没有说,大概是不想轻易让我知道真相吧。无所谓,反正最多一个星期,等亲子鉴定的结果出来了,一切都会大白天下。”

    傅锦行看起来倒是十分轻松,他甚至觉得,这件事已经尘埃落定了。

    津津就是他的儿子,不是也是,起码他已经这么认为了。

    何斯迦的目光黯淡了下来,看来,还要再受好几天的折磨

    她比谁都更想知道,津津到底是谁的孩子。

    接下来的治疗还算顺利,津津的体内没有出现并发症,受损的器官也在一点点恢复,这对于车祸患者来说,可以说是不幸中的万幸了。

    傅锦行发话,一切药物都用最好的,不用考虑经济问题。

    短短几天,何斯迦算是彻底见识到了金钱有多重要。

    她以前也知道,有钱能使鬼推磨,但直到置身在医院里,距离死神那么近的时候,才知道拿钱真的可以减轻痛苦,战胜病魔。

    过度辛劳,使何斯迦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瘦下去。

    她不肯回家,每天都留在医院,实在困了,就在病房的沙发上眯一觉。

    虽然有护工照顾津津,但很多时候,何斯迦都亲力亲为,恨不得替儿子受苦。

    “你必须回家了,好好洗个澡,睡一觉。”

    去了一趟公司的傅锦行一回来,就看见何斯迦坐在沙发上,困得脑袋一点一点的,一副要睡不睡的样子。

    他一把将她拽了起来,看着她全都扎在脑后的头发,已经出油了。

    这对于一向爱美的何斯迦来说,真是前所未有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我不去,我洗把脸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她推开他的手,想去卫生间,却又被他一把抓住了。

    “医生说了,这是长期战,难道你真想两个月都住在这里,不好好睡觉,连澡也不洗?”

    傅锦行一脸嫌恶地说道。

    何斯迦默然不语。

    “走,我送你回家,然后我再回来,你明天一早再来。”

    他替她安排好了。

    两个人刚要走出病房,正在这时,冷不防有人走了进来,吓了他们一跳。

    “妈?你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傅锦行失声喊道。

    和梅斓一起的,还有多日不见的段芙光。

    一见到傅锦行和何斯迦,她就拼命递眼神,意思是让他们多多小心,梅斓可是带着怒气来的。

    看到梅斓,何斯迦的眉心像针扎一样跳着疼。

    她现在真的没有力气和任何人撕逼。

    “我怎么来了,我不来,你还想瞒我到什么时候?你居然到处跟人家说,这是你的孩子,我怎么不知道我们傅家有这么一个孩子,嗯?你知不知道外人都在怎么说你,怎么说我们傅家?”

    梅斓恼怒地质问道。

    她一听到八卦,顿时拉上了段芙光,二人一起跑到医院里,找傅锦行和何斯迦兴师问罪。..

    段芙光自然不想来,她一听津津出事了,第一反应就是替这个可爱的小男孩感到难过,更不想在这种时候给何斯迦添堵。

    但梅斓坚持己见,她认为自己就是在年轻的时候不够强硬,才让傅智渊和外面的女人生了一个又一个孩子,啪啪地打她的脸。

    “你没听错,我就是这么说的。”

    傅锦行也冷了脸色,原本,他对梅斓还存有一丝期待,以为她听说孩子有事,特地过来探望。

    没想到,她根本就是来找茬儿的。

    自己又不是在外面包养了情人,有了私生子,凭什么要被千夫所指? (梨树文学http://www.lishu123.com)

(快捷键:←) 上一章   回目录   下一章 (快捷键:→)

醉时眠的小说甜蜜暴击:我的恋爱时光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,不代表网站立场,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,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!
甜蜜暴击:我的恋爱时光最新章节甜蜜暴击:我的恋爱时光全文阅读甜蜜暴击:我的恋爱时光5200甜蜜暴击:我的恋爱时光无弹窗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。版权归作者醉时眠所有。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,请联系我们,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。谢谢!
梨树文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