选择字号: 特大     
选择背景颜色:

第92章一起洗

本章节来自于 甜蜜暴击:我的恋爱时光 http://www.lishu123.com/144/144814/
    感受到强大的压力,津津情不自禁地向何斯迦的身边靠了靠。

    小孩比大人往往还会察言观色,他们非常敏感,能够发现来自外界的哪怕一点点的危险味道。

    所以,津津看了一眼傅锦行,小嘴扁了扁,还是选择屈服:“行,那你去吧。”

    可怜他小小年纪就尝到了迫于淫威的滋味儿,这在津津幼小的心灵中也埋下了一颗种子,让他在不知不觉中学会了四个大字。

    强取豪夺。

    如果何斯迦知道,自己可爱活泼的儿子就是被傅锦行这个人渣给带坏的,恐怕她会把他给一顿暴打也不觉得解恨。

    可惜,等她知道的时候,早就已经晚了。

    “听到没有连他都同意了,你还有什么话说”

    傅锦行对于津津的回答感到十分满意,他甚至还伸出一只大手,亲切地摸了摸小家伙的脑袋。

    当然,他自动忽略了津津那一脸悲愤的表情就是了。

    “你高兴就好。”

    抿了抿嘴唇,何斯迦一阵无语。

    不过,她其实也是有一丝期待的。

    自从津津在三周岁的时候进了幼儿园,因为身份的特殊,无论举行什么活动,蒋成诩都是不露面的。

    而她也因为工作忙碌的原因,很少亲自去照顾津津,平日里陪伴孩子最多的人,应该就是幼儿园老师和萍姐了。

    没想到,到了中海,她和孩子相处的时间反而变多了。

    而且,何斯迦也承认,家里有一个男人的存在,对于孩子来说,确实不一样。

    起码津津不敢再像以前那样调皮捣蛋,或者挑食,往往是傅锦行一个眼神看过去,他就乖乖吃饭,或者做作业去了,一声都不敢再吭。

    由此足以看出,小孩也是看人下菜碟儿的。

    解决了这件说大不大,说小不小的事情,何斯迦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晚饭之后,她回到卧室,把衣服脱掉,对着镜子查看自己胸口上的那道伤疤。

    “呼,这么快就开始长新肉了,怪不得痒痒的。”

    何斯迦自言自语道,忍不住又用手指头轻轻地抓了几下。

    她刚要穿好衣服,冷不防傅锦行窜了过来,一把抱住上半身还光着的何斯迦,吓得她连连尖叫:“啊”

    他用嘴堵住她的嘴,以免被外面的萍姐和津津听到声音。

    等到何斯迦终于安静下来,傅锦行才气喘吁吁地放开了她已经被自己吻肿了的两瓣红唇。

    她本想抬手给他一巴掌,但因为被亲得意乱情迷,双腿发软,就连站稳都成了一件难事,何况打人。

    “干嘛,主动脱光了,想对我做什么”

    偏偏傅锦行还恶人先告状,嘴角噙着一丝促狭的笑容,抢先问道。

    何斯迦气得一把推开他,想去拿睡衣,准备洗澡了。

    “哎,一起洗。”

    他趁机扣住她的手腕,态度强硬地和何斯迦一起往卫生间走去,嘴里还不停地嘟囔着:“一定要节约用水啊,你一缸水,我一缸水,太浪费了。如果我俩一起泡澡的话,每天就能省下一缸水,一年可就是三百六十五缸水啊”

    这种谬论,恐怕也只有傅锦行这种极其不要脸的家伙才能想出来吧

    翌日,何斯迦坐在车上,不停地打着哈欠。

    之前两天,考虑到她身上有伤,又不能长时间洗澡,傅锦行一到晚上就变得很老实,连睡觉都蜷缩在床的一边,生怕碰到她。

    但昨天晚上,他亲自检查过她的伤口,发现已经结痂长肉了,于是,傅锦行又不老实了,折腾了何斯迦将近大半宿。

    要不是考虑到今天还得来公司,他可能连觉也不想睡了。

    一路上,何斯迦哈欠连天,昏昏欲睡。

    二人到了公司,一见到傅锦行的脸上挂着一抹笑意,曹景同就大概断定,嗯,老板今天的心情不错。

    他趁机在微信群里说了一句,大家纷纷放下心来。

    要知道,先是何斯迦受伤,然后是傅锦添出了车祸,傅锦行恨不得马上抓到这两个凶手,杀之而后快。

    以至于他的表情总是阴郁得好像能滴出水,整个公司上下,人人自危。

    眼看着今天颇有一种多云转晴的趋势,曹景同也跟着喜气洋洋起来。

    “曹助理,你看起来很开心嘛。”

    傅锦行猛地收住了脚步,打量了曹景同两眼,他的笑意渐渐褪去,冷冷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、没有。”

    放下咖啡,曹景同脚底抹油,赶紧跑了。

    然而,倒霉的是,何斯迦很没有眼力地喊住了他:“曹助理,我上次拜托你的事情,你帮我打听了吗”

    曹景同脚下一个踉跄,差一点儿扑街。

    姑奶奶,你这是要害死我啊

    但他只能站住了,一脸客气地回答道:“傅太太,我帮你打听过了,中海美院有一位退休教授,她很喜欢孩子,也有幼儿教学的相关经验。要是你有兴趣的话,可以带着孩子,直接去她那里看看。”

    何斯迦连连点头,向他道谢:“太谢谢你了,曹助理。”

    曹景同头也不回地跑了。

    果然,他刚一走,傅锦行就疑惑地问道:“中海美院你要给津津找老师吗”

    何斯迦轻描淡写地回答道:“津津挺喜欢画画的,要是他有兴趣,我也想往这方面培养一下。”

    津津已经四岁了,这个年纪的孩子普遍都开始接受有针对性的兴趣培养了,他不太喜欢乐器,倒是对色彩很敏感。

    傅锦行“哦”了一声,没有再说什么。

    只不过,对于何斯迦一遇到事情,宁可找曹景同也不找自己的行为,他有些醋意大发。

    坐在隔壁办公的曹景同摸了摸自己阵阵发烫的耳朵,不用想也知道,一定有人在骂他。

    至于那个人是谁当然是那位醋缸成精的老板了

    下午的时候,何斯迦一个人偷偷溜出公司,去医院探望傅锦添。

    其实,她原本是没有这个机会的,只不过傅锦行临时改变了行程,要亲自去工地考察。

    工地那种环境,又脏,又危险,他当然不会让何斯迦跟自己一起去,而是带着曹景同就出发了。

    何斯迦趁机跑到了傅锦添的病房,还带了一份下午茶给他。

    一见到她来了,原本百无聊赖的傅锦添顿时眼睛一亮,白皙的脸上也闪过一丝不自然的红晕。

    他连忙坐起来,又向门口看去。

    “看什么呀,就我自己。”

    何斯迦抿了抿嘴唇,笑得得意。

    一听说傅锦行没有跟她一起过来,傅锦添的眼神就变得更加明亮了,他知道,自己这么想是不对的,可就是控制不住内心的悸动。

    放下手里的东西,她环顾了一圈,一脸诧异地问道:“照顾你的护工呢”

    傅锦添坐直了一些,轻声回答道:“我一个人也可以,就让他先走了。”

    见状,何斯迦连忙拿起枕头,动作轻柔地放在他的身后,让傅锦添坐得舒服一些。

    “什么叫一个人也可以,你现在不方便,需要有人照顾。万一想去卫生间怎么办,手臂还打着石膏呢,你们男人上厕所不是需要”

    何斯迦本想说,你们男人上厕所不是需要用手扶着某个特殊部位嘛,但她及时住口了,因为这个话题实在太不健康了

    她尴尬地挪开了眼神,脸颊滚热,只好假装看向别处。

    傅锦添低咳一声,就当没听见。

    过了片刻,他忽然想起什么,主动问道:“对了,你前几天去了南平,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”

    何斯迦有些意外:“你怎么知道,是谁告诉你的”

    她的反应,就已经说明了一切。

    闻言,傅锦添有些担忧地看着她:“到底怎么了”

    原本不想告诉他,但傅锦添不停追问着,何斯迦只好把整件事一五一十地告诉了他。

    他听得十分认真,等她全都说完了,傅锦添皱紧了眉头,缓缓说道:“这件事绝对没有那么简单,虽然我相信大哥一定能查个水落石出,但在那之前,你一定要多加小心。以后要是大哥不在身边,你尽量不要外出,懂吗”

    何斯迦有所迟疑,但还是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会不会是孟家娴做的她知道你和蒋成诩的关系,还有一个孩子,难免心里怨憎,想要除去你。”

    傅锦添大胆地猜测道。

    “我真的不知道算上婚礼那次,其实我只见过孟家娴两次,对这个女人一点儿也不了解。”

    她一脸为难,不想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,到处怀疑别人。

    “斯迦,我很担心你。”

    摇了摇头,傅锦添轻声说道。

    他眼底流露出的关心,不是假的,何斯迦看得很清楚。

    她有些感激,但也有一丝不安。

    不过,何斯迦立即浅笑着回答道:“你还是先养好自己身上的伤吧,别担心我了,我不会有事的。”

    但愿是自己太敏感了,也许,傅锦添只是出于关心,才那么说的。

    “对了,那位救你的丝巾小姐有没有再出现”

    虽然知道这种可能性微乎其微,然而何斯迦还是抱有一丝希望,主动问道。

    傅锦添摇头:“没有,茫茫人海,我连她是谁都不知道,想要找到一个陌生人应该也很难吧。”

    他的眼底闪过一丝遗憾,但很快就又看向了何斯迦,目光里有着十分明显的灼热。

    她急忙低头:“我买了果汁和三明治给你。”

    说完,何斯迦将那份下午茶拿了出来,试图掩饰心底的慌乱。 (梨树文学http://www.lishu123.com)

(快捷键:←) 上一章   回目录   下一章 (快捷键:→)

醉时眠的小说甜蜜暴击:我的恋爱时光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,不代表网站立场,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,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!
甜蜜暴击:我的恋爱时光最新章节甜蜜暴击:我的恋爱时光全文阅读甜蜜暴击:我的恋爱时光5200甜蜜暴击:我的恋爱时光无弹窗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。版权归作者醉时眠所有。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,请联系我们,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。谢谢!
梨树文学